<menuitem id="jnz3v"></menuitem>

<div id="jnz3v"></div>

<div id="jnz3v"><tr id="jnz3v"><object id="jnz3v"></object></tr></div>
<sup id="jnz3v"></sup><em id="jnz3v"><tr id="jnz3v"></tr></em>

<dl id="jnz3v"></dl>

<div id="jnz3v"><ol id="jnz3v"></ol></div>
    你当前位置: 首页 > 美文悦读 > 详细内容
    丁香花开
    来源:山西日报 作者:李东平2019-04-19 10:59:51
    浏览字号:
    0

      又到了丁香花开的季节,每到这个时刻,我总会想起煤气站前的那两棵丁香树。35年前,我参加工作来到山西省定襄色织厂,那也是一个春天的日子,我们10多个高个儿小伙子被分配到了动力车间,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劳动以后,我又被分到了煤气站。

      初来乍到,我总觉得我们工作的这个地方飘着臭鸡蛋味儿。有一天,一股淡淡的清香由远而来。在这地方居然有这种高雅味道,我开始满院子寻找,绕了一圈儿后,才发现香味是从煤气站正门两侧的树上飘过来的。我们天天从拉煤倒灰的侧门上下班,因为这样更方便些,居然忽视了这两棵已经粗壮的丁香树——密集的枝叶中盛开着紫蓝色的花朵,悬挂满了整个树冠,喷出的缕缕清香溢流向了四面?#26388;劍?#36974;盖住了那永远的臭鸡蛋味儿。

      我重新细细观察了一下我的工作环境,原来还是很优雅的。虽有飞尘,但也没有织布车间的嘈杂,再说每个月还给7元的保健饭?#20445;?#24453;遇是全厂最高的。一人高的花栏砖墙围住了生产车间,四周均种植了高大的杨树,正门外还砌了花池,栽了一些灌木,绿影婆娑,?#32469;?#26159;这两棵丁香树更是招人喜爱。

      春天时,我常常会呆在丁香树前,深深地吸入这淡淡的清香,置?#24576;?#27785;淀在胸中的那排不完的二氧化硫。夏日里,我独自坐在丁香树下,认真地读完胡绳老先生的《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》,然后又非常巧地代表车间参加了厂里举办的中国近代?#20998;?#35782;竞赛,又非常自然地拿到第一名。在丁香树的阴凉下,特别是在傍晚习习的凉风中,众多的工人师傅为我们讲述他们过去的经历,这些成了终生的教诲,?#20004;?#25105;仍然会十分想念他们,他们是我人生道路上最早的师长,那些平凡朴实直白的?#26434;錚?#19968;直在陪伴着我,与我同?#23567;?/p>

      回想那个年月,丁香树下的台?#22766;?#20102;我常去的地方。我成天地坐在树下发呆,胡思乱想。?#32469;?#26159;工作上不顺心,或者失意的时候,我总会坐在这里,这里的台阶正对着大门外,?#21491;?#23485;阔,人们却又不大从这里走动,也就是说从这儿能够看清外边,而路过的人却不会注意到这里。一个人离?#20197;?#22806;,每逢节日特想回家,有一年中秋节与国庆节赶在了同一天,这天全厂停产,可偏偏赶上我?#34507;啵?#30495;让?#26388;?#24700;透顶。我站在丁香树前,遥望着家乡,胸中顿生浓浓的思念之情。那一年,中国首次参加奥运会,零的突破激发了国人巨大的凝聚力,电视节目精?#21490;壮剩?#25105;总想去看电视看奥运,可是我的师傅是带班长,老?#21069;才?#25105;看门,看着其他徒工都跑了,唯独我还守着摊子,心里真是郁闷,可也只能与门外的丁香树相伴。还有一次厂里开运动会,全体人员都参加去啦,就因为我?#21069;?#38271;的徒弟,又是我守摊。前面人声鼎沸,我这里静?#37027;?#30340;,只能独守丁香,心底里?#34507;?#22320;恨着我的师傅,虽然他也关心着我,但他却从不偏袒我一些……多少年以后,当这些都成为往事时,我常常会想起我那远在他乡的师傅。

      丁香树下有说不完的故事。我们这些刚参加工作?#26149;?#26159;淘气的徒工,每每上夜班,很难捱过瞌睡的后半夜,总是打盹,往往又被查夜的领导逮个正着。有一次我们还让值夜班的厂长抓过,厂长只是温和地问了一句“困啦?”便吓得我不知所措。车间领导查岗也查住过我们,也扣过我们的奖金,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。只?#21069;?#26816;科有个安检?#20445;?#24120;抓我们,也常吓唬我们,我们在背后老是骂他,说数他官小,却数他厉害。现在回想起来,还是数他负责任,虽然他没有官职,但他积极要求进步,?#28304;?#24037;作兢兢业业、认认真真,无愧于职责和使命。而那时我们在背后,却总是以难听的语言伤害他。

      越过花?#30422;劍?#22312;车间办公室的西墙外,是一块方方正正的黑板。在没有网络的时代,黑板报就是我们车间的阵地,后来我成了这块阵地的主人。我用彩色粉笔?#23547;?#25253;办得图文并茂,?#24576;?#25163;便受到了支部闫书记的表扬,也引起了厂里的重视。为此,我刻意练起仿宋体和隶书,也不再满意于那本呆板的《报?#39134;?#35745;》,而是自己从报纸上剪贴报头和尾花,剪贴了满满一本子,?#20004;?#36824;保存在我的书柜?#23567;?#36825;个时候车间又来了一位姓傅的支部?#31508;?#35760;,原先在行政科干过后勤,一上任便叫来瓦木工组的工人把黑板报扩容两倍,并加上?#26388;?#38632;罩,然后笑微微地让我?#29028;?#22320;出上一期板报。领导的热情支持更?#21491;?#21457;出了我的工作激情,我特意从印染车间要回颜料,给黑板涂上底色,又创办了几个专栏,每期结合时政要闻定出大标题,再配以题图和插图,还要用许多漂亮花边来区分各类内容,才算大功告成。这个时刻,总是开心的,有工人师傅们给我递粉?#30465;?#30011;粉线,为我的精?#25163;?#31508;喝?#30465;?#36824;有就是两?#38382;?#35760;对我的鼓励,我深深地把他们记在了我的心里,黑板报或许是我后来走向机关的基础,是他们在那时给了我更大的信心。

      丁香花开了,丁香花又谢了。我在这里满打满算干了两年后,在一个丁香花盛开的日子,离开了车间,到了机关。30多年弹指一挥间,如今我早已又换了工作的地方,但我依然没有忘记那两棵丁香树,那是我生命中的一缕清香,留在我心中的甜甜的记忆,是?#21448;?#19981;去的。

    点击热榜

    热门图片

    • 客户端
    • 官方微信
    助赢重庆时时彩软件
    <menuitem id="jnz3v"></menuitem>

    <div id="jnz3v"></div>

    <div id="jnz3v"><tr id="jnz3v"><object id="jnz3v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<sup id="jnz3v"></sup><em id="jnz3v"><tr id="jnz3v"></tr></em>

    <dl id="jnz3v"></dl>

    <div id="jnz3v"><ol id="jnz3v"></ol></div>
      <menuitem id="jnz3v"></menuitem>

      <div id="jnz3v"></div>

      <div id="jnz3v"><tr id="jnz3v"><object id="jnz3v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<sup id="jnz3v"></sup><em id="jnz3v"><tr id="jnz3v"></tr></em>

      <dl id="jnz3v"></dl>

      <div id="jnz3v"><ol id="jnz3v"></ol></div>